香港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_天下彩数据_香港天下彩

香港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

首页玄幻夜游记章节

第1775章 40 雾锁莲城之桃花谷主

轿身被后面两人给抬起,接着一轿帘被从里面拉开,一个头带碰上白色蒙面巾的女人出现在轿子的门口。他抬眼看了一看这茅屋的地方。不由叹了口气:"怎么也没有想到三仙之一的医仙竟然是住在这种不一样的地方。"那语声如山空谷鸟鸣,甚是悦耳动听。仓缓缓的多步下轿,马上有一个身边的丫环从手里的篮里丢出一许多的五颜六色的花瓣。

"是那个不开眼的惦记着医仙。你们从哪儿来就回到哪儿去,不要打扰隐居高人清修,这样高人是会生气的。"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。说这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跟小素吵的不可开交的声音。

"师父在上,弟子回禀师父,里面不是医仙一一一一"

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一边的师姐给打断:"师父,医仙性格怪癖,我们报出了我们的来处,他一直无动于衷。"这师姐说话倒是有水平,刚才医仙是在外面。自是不便向师父说出。

那四十来岁的蒙面女子扬声对那屋说:"有桃花谷谷主前来拜见医仙前辈,还请医仙前辈到桃花谷去救救那些无辜的生命。小女子这边有礼了。"

"明明就是恶狼谷,还改有一个桃花谷的名字,你们不嫌恶心,我听着都不舒服。"里面那声音仍然如此不可一视。

"以前是恶狼谷,在十年前,我就改名了,现在那里只有桃花谷,没有恶狼谷。"那清丽女子并不理会屋中人的调侃,亦是从容不迫的说:"江湖中人对恶狼谷人多有误解,而恶狼谷给江湖中人总是充满着血腥,故小女子把它改名桃花谷,并一律把恶狼给遂出了谷中。现在行人可以自由进出桃花谷了。"

"你说的轻巧,世人可以自由进出,那你当我傻子,恶狼谷要是那以随便,你们还住在哪里干嘛?"江湖中当年所做的事,别以为没有人知道,要知道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总有一天,恶狼谷会遇到大麻烦的。"

"你说的轻巧,要不是上天有好生之德,恶狼谷早就让人给平了。山人不愿意面见世人,还请不要在此打扰别人清修。"那声音里却是一股斩钉截钱的意思。

"师父,这臭矮子给脸不要脸,我们放把炎把这地方给烧了,看他医仙还能躲到什么时候?"说这话的是小素,刚才在矮子面前受了好大的气,现在正指望着师父给她出气呢?在她眼城,师父的武功天下第一,没有师父办不成的事。

"一边去,这里现在没有你说话的份tsxsw.com。"那白衣丽人对着小素瞪了一眼:"你还把为师放在眼里吗?放肆!"

"前辈高人,都是悬壶济世,这小孩子说话不知轻重,我管教无方,还请前辈多多包涵,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,出手帮帮这些孩子吧?"

"我帮你们,那是迫害世人。你们这一个个的孩子,那一个不是江湖中的杀手。生死有命,他们多活一人,世人就多一份危险。再说,老朽多年不过问江湖中事,还请另请高明吧。"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人都是要脸的。更何况那白衣丽人是这么一高傲的主。白衣女人沉思了一会:"前辈我低三下四的恳请,也算是有诚意了,前辈要是还这么固执,那就别怪我无礼了。"

"你无礼?"医仙黄胡子好像听到很好笑的笑话:"你无礼又怎么样?你在我面前还能摆什么谱?就是把你那残废师父来了,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,你到是长脾气了?"

"一月二月三月四月,你们给我把这破屋给拆了。"白衣女人对身后的四个丫环打扮样的女人说。

"是,一切遵从谷主之命。"身后的四个女随从应了一声,随手一抖,从各自的手里各分出一条白长绫。分别飞出卷住了木屋的四个柱子。正想用力拉扯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"你们想干嘛?这就是你们请人的诚意。"黄胡子从屋顶上飞出:"你们反天了,还真以为我只救人不杀人?"黄胡子说话的同时衣袖同时指出。可因为四个女子使的是长绫。长绫是软不着力的,也就只是受力荡了几下。

四女子没有得到谷主的命令,自然不会停手。而另外两人见黄胡子攻击同伴,也就把卷住屋柱子的长绫松开,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卷向黄胡子。

"师父,你们搞错了,那不是医仙,那就是个小矮子。"小素狠声的说,在那黄胡子面前吃过亏,这脸皮怎么放得下。

"我都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,凡事要三思而行。你们要是做好了,我也就不用这么费力了。"白衣女人说完这话,并没有挥退四女的意思,想来今天这黄胡子真还是要定了。

那四个女人分别向四个屋柱卷去,黄胡子轻功再好,却是有些自顾不暇。依他的开武功要各个击退四个丫环当然并不难。可这黄胡子有个怪癖,就是怕跟漂亮的女人动手。刚才小素跟师姐那是他错以为是去而复返的颜春。那桃花谷主的出现,都被他认为是神仙一流的人物了。而自己要是见着了,别人还做个鲜明的对比。

一听到对方说要拆房子,他心慌了,也就乱了分寸。听了小素口里的小矮子几个字,忍不住气的大骂:"你们即然认为你们长的好看,那还来找我干什么?我可不是什么人就可以请到的。"

说这话时,行动缓的一缓,腰也就被后面射过来的两条白绫给緾住了。

黄胡子还没有来的及做出任何的反应,四肢分别被一条长绫给緾住了,随着四方用力,医仙黄胡子就这么被他们给吊在空中那也是很没有面子的事,更何况他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。这当着漂亮女人的面丢人,那比杀了他还更加难以接收。

黄胡子还没有来的及做出反应,也就看到四女握白绫的手一松,英胡子就向地上掉去。

而很怪异的是四女竟然都白绫脱手,看着凭空出现的年轻人。

四女用另一只手把白绫收回,看着来人,眼里多了一层恨意。

一一一

(未完)(未完待续)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