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_天下彩数据_香港天下彩

香港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

首页科幻无限气运主宰章节

第五百二十章 父女情深?

当晚。

聆月便留在了苏景的房间里。

舅甥两人当初来大唐之时,便一直在一个马车里睡觉,再加上年龄差距颇大,自然不必有避嫌一说……

两人静静盘膝而坐。

而灵识锻法,便摆在两人中间,两人共同浏览着,半晌之后,书页自行翻过一页。

两人俱都是灵识强大无比,做到这些,对他们而言,并不算是多么困难的事情……

而随着目光在灵识锻法之上细细浏览,两人大脑之内的灵识,也跟着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苏景的宇宙,开始了有序的变化……

那一颗金色的星球,不再是之前那死寂的模样,而是开始慢慢旋转起来,由静而动,虽然仍无半点生灵,然而,却开始了那良好的变化。

而聆月的识海之中。

平静无波的大海,也跟着翻起了滔天的巨浪。

在大海的最深处……

淤泥中,逐渐有微尘显现。

虽然并未有明显的增强……灵识的灵活度,却大大的增益了许多。

看来,是之前一直用笨方法来修炼,到如今,突然得到正确的修法,从而导致两人厚积薄发了。

只是越是修炼,两人的脸色都越是古怪。

“舅舅……”

聆月的声音里带着些微古怪,道:“书中所言,只有将飞剑锻造成本命飞剑之后,才可自如掌控,不然的话……灵识再如何强大,仍然会有力不从心之感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听说过本名飞剑一说,但之前因为一直忙于修炼自身真气,所以没空关注这些。”

苏景皱眉道:“这就很古怪了,我明明没有本命飞剑,可为什么……”

为什么我的飞刀,操纵起来却是那般的得心应手?

而聆月也是很古怪,心道我之前还可以用我的灵识把人弄起来呢……之前我就那么操纵着上官姐姐飘回来,难道说她竟然也变成了我的本命飞人了么?

舅甥两人对视了一眼。

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困惑,随即苏景释然,“放心吧,也许你修炼出了问题,也许我修炼出了问题……但怎么可能你我两个人都同时出了问题?!肯定是这王安宁修炼也不得其门而入,所以胡乱写的,我们跳过便是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还有……聆月,虽然这王安宁是胡乱猜的,但剑典之上,确实有修炼本命飞剑之法,若有闲暇,你还是试上一试,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!那王安宁的蓝色飞剑质地不凡,远远胜过之前我给你的那把,你便用那一把吧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聆月应了一声,舅甥两人闭目,继续修炼去了。

当夜。

两人皆是未眠。

然而灵识锻法的内容,却也尽数了然于胸。

毕竟本就是最基础的东西,自然不难理解。

一~夜修炼,两人皆是神采奕奕……

而苏景的眉宇之间,更是晶莹如玉,整个人看起来,都光彩四溢了许多!

“舅舅,你真好看!”

聆月呆呆的看着苏景的脸,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。

“下次,要记得说舅舅你真帅或者舅舅你真英俊……”

苏景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,道:“夸我长的好看,舅舅也不会高兴的。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聆月摸着头笑了笑,虽只一~夜,然而这一~夜的进步,却当真是极tsxsw.com大……她心头,莫名的又涌起了希望……

“舅舅……我们这样,大概要多久,才能让月儿姐姐站起来呢?”

她脸上带上了期待的目光,说道:“虽然我也知道,这事真的急不得,但……但这样茫无头绪的修炼,真的会有用吗?”

“傻孩子,当然有用!你没见……三藏大师虽然老不正经,但为何到了大明宫,却仍然可以成为唐皇的座上宾?”

“因为……他很厉害?”

“没错,只要你够强大,日后,当你提出要用悟道石,他们决不敢拒绝……因为,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利!”

苏景眯着眼睛,道:“更何况,悟道石当真便是道宗之物吗?不过是当年道宗之人机缘巧合之下将其发现,然后便宣称这便是他道宗之物……可事实上,若发现它的是别的人呢?说白了,无人敢于反驳道宗之言而已!日后,我会让道宗也不敢反驳我的,也许还需要很久,但如今月儿正自安睡,我们也不必着急,按部就班即可,这个秘密舅舅只告诉你一个人……舅舅两年前,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呢,可现在,就算是到了皇宫之中,单凭我的武力,他们也得视我为座上宾。”

他轻轻笑了笑,把聆月搂到了自己怀里,轻轻抚~摸着她那柔顺的长发,柔声道:“舅舅很厉害的,再加上你也很厉害,不会太长时间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我不会着急的,舅舅你也别着急。”

聆月顿时破涕为笑,把脸埋进了苏景的怀里,钻了几下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道:“舅舅,我有点困了。”

“那就睡吧,舅舅抱着你。”

“嘻嘻……我也就是想你抱着我。”

聆月把脸埋在苏景的怀里,轻轻道:“我是真的想,快些让月儿姐姐苏醒过来,可有时候……又忍不住有些害怕,想着能晚些就好了,然后……感觉自己好坏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啊,就是好困……睡了……”

聆月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两句,闭上了眼睛,不一会儿,呼吸便已经逐渐平稳了。

苏景微笑,就这么搂着她,看着她安稳的睡着,这段时间以来,她也变了好多,旁的不说,以前,她几乎是风吹草动便要立即惊醒的,可现在,却能平静的睡上一整夜。

睡了好一阵…

直到门外,响起了一道带着几分揶揄的声音。

“还真是一副父女情深的画面啊,虽然这女儿大了些,这爹爹小了些……”

苏景竖起食指,对着外面轻轻的嘘了一声,瞪了一眼突然说话的上官仪,然后小心把聆月放下,帮她盖好被子。

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外面……

上官仪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景的动作,目光在聆月身上扫了一眼,而后,看着苏景关上了房门。

苏景瞪了她一眼,道:“伤势还没好就出来乱跑,不怕疼了?”

“你那九珠连环,效果不错……这会儿,如果不跟人动手的话,基本上感觉不到疼了,不过还真是多亏了那个小姑娘啊。”

上官仪轻叹道:“我是特地来感谢聆月的,小姑娘年龄虽小,但机变却当真聪慧,若不是她,恐怕我根本撑不到这里来,更遑论被你给救了。”

“她既然救你,自然也就不求你的感激了,而且……”

苏景耸了算鼻子,看了眼上官仪。

面容皎好,身姿窈窕,虽然仍是一袭男装打扮,却可见烂漫风姿。

他皱眉道:“来感谢聆月,还需要特地搽些胭脂水粉吗?”

上官仪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网站地图